言情动漫城吧
关注: 2,241 贴子: 29,793

  • 目录:
  • 次元文化
  • 4
    天启十五年,大周朝。 辰王府 “一拜天地” “二拜高堂” “夫妻对拜” “礼成,送入洞房”! ……… 夜幕降临,喧闹了一天的禹王府,随着宾客的离开,终于安静下来。 “砰!” 喜房的大门被推开,身穿喜袍的禹王醉醺醺的走进来。 “参见禹王殿下!”屋内婢女与嬷嬷跪下行礼。 “都下去。”禹王蹙眉不耐道。 “这…殿下与王妃尚未饮合笣酒…礼仪还未……”一名老嬷嬷低声说。 “出去!” 禹王愈加不耐。 “是……”
    张笑脸_ 15:21
  • 4
    天启十五年,大周朝。 辰王府 “一拜天地” “二拜高堂” “夫妻对拜” “礼成,送入洞房”! ……… 夜幕降临,喧闹了一天的禹王府,随着宾客的离开,终于安静下来。 “砰!” 喜房的大门被推开,身穿喜袍的禹王醉醺醺的走进来。 “参见禹王殿下!”屋内婢女与嬷嬷跪下行礼。 “都下去。”禹王蹙眉不耐道。 “这…殿下与王妃尚未饮合笣酒…礼仪还未……”一名老嬷嬷低声说。 “出去!” 禹王愈加不耐。 “是……” 众人退下,禹王恢复
  • 4
    洛羽一边把玩着手上棕色的红本子,一边目光炙热看着玻璃外修车房里抬着车架的男人。 军装裤配着黑色背心,一米八五的个子,窄腰虎背,腱子肉的胳膊快比她的腿还粗,脸上还挂着一道脏兮兮的黑色油污,可即便如此,洛羽也馋上了这男人的身子。 汗水从他脸颊滑落,滴在麦色的胳膊上,洛羽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,脸蛋也跟着臊热起来,脑海里竟然不自觉地浮现他在床上动起来的模样,是不是也这么卖力…… 洛羽目光不自觉地下移,正要考察上
    轻一阅读 10:46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• 3
    傅思潼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, 就去钓凯子了。 喝醉了以后,搂着个帅哥不肯放。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,反而是有些漫 不经心的说:“你挺大胆。” 傅思潼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,扬起 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,“我们上楼?”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, 说:“我是姜泽表弟。” 傅思潼一顿,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 男人,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,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,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。 封驰。 学医的,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
  • 3
    傅思潼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, 就去钓凯子了。 喝醉了以后,搂着个帅哥不肯放。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,反而是有些漫 不经心的说:“你挺大胆。” 傅思潼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,扬起 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,“我们上楼?”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, 说:“我是姜泽表弟。” 傅思潼一顿,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 男人,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,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,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。 封驰。 学医的,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
  • 3
    傅思潼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, 就去钓凯子了。 喝醉了以后,搂着个帅哥不肯放。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,反而是有些漫 不经心的说:“你挺大胆。” 傅思潼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,扬起 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,“我们上楼?”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, 说:“我是姜泽表弟。” 傅思潼一顿,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 男人,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,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,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。 封驰。 学医的,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
    as1999303 6-12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• 4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  张笑脸_ 6-12
  • 4
    宝珠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宝珠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  as1999303 6-12
  • 4
    昏暗的房间里,两道身影暧昧地纠缠在一起。 从进门开始,两人一路吻到落地窗前,急促的呼吸声交杂在一起。 周焰背靠落地窗,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,另一只手按住她不安分的手,微微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。 “你喝醉了。” 暗哑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,带着极力忍耐的情欲。 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朵上,引来一阵酥麻,唐霜的身体跟着轻轻一颤。 这人怎么亲着亲着就不亲了? 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,眼神迷离地看着他,语气有些不服气。 “我没
  • 4
    昏暗的房间里,两道身影暧昧地纠缠在一起。 从进门开始,两人一路吻到落地窗前,急促的呼吸声交杂在一起。 周焰背靠落地窗,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,另一只手按住她不安分的手,微微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。 “你喝醉了。” 暗哑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,带着极力忍耐的情欲。 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朵上,引来一阵酥麻,唐霜的身体跟着轻轻一颤。 这人怎么亲着亲着就不亲了? 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,眼神迷离地看着他,语气有些不服气。 “我没
    张笑脸_ 6-12
  • 4
    细雨如烟,笼罩着整个长安城。 天色晦暗,烛台上燃着一支蜡烛,微风一吹,烛火摇曳,眼前的针脚便跟着歪了几分。 姜书予不慎将针扎进食指尖,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。 几滴鲜红的血珠沁在手中未绣完的嫁衣上,恰好染红鸳鸯的翅膀。 嫁衣带血,十分不祥。 站在一侧的紫鸢立刻惊叫一声,拿来帕子捂住姜书予伤口。 “姑娘,今日下雨,天色太暗,不如改日再绣。反正还有半年时间,左右都来得及。" 姜书予垂眸,并未说话。 伺候了姜书予六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  as1999303 6-12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• 4
    宝珠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宝珠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• 4
    宝珠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宝珠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• 4
    细雨如烟,笼罩着整个长安城。   天色晦暗,烛台上燃着一支蜡烛,微风一吹,烛火摇曳,眼前的针脚便跟着歪了几分。   苏青珞不慎将针扎进食指尖,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。   几滴鲜红的血珠沁在手中未绣完的嫁衣上,恰好染红鸳鸯的翅膀。   嫁衣带血,十分不祥。   站在一侧的紫鸢立刻惊叫一声,拿来帕子捂住苏青珞伤口。   “姑娘,今日下雨,天色太暗,不如改日再绣。反正还有半年时间,左右都来得及。”   苏青珞垂眸
    张笑脸_ 6-11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  as1999303 6-11
  • 4
    夏月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但她不知道,夏月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 在被卖和下乡之间,她
  • 4
    细雨如烟,笼罩着整个长安城。   天色晦暗,烛台上燃着一支蜡烛,微风一吹,烛火摇曳,眼前的针脚便跟着歪了几分。   苏青珞不慎将针扎进食指尖,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。   几滴鲜红的血珠沁在手中未绣完的嫁衣上,恰好染红鸳鸯的翅膀。   嫁衣带血,十分不祥。   站在一侧的紫鸢立刻惊叫一声,拿来帕子捂住苏青珞伤口。   “姑娘,今日下雨,天色太暗,不如改日再绣。反正还有半年时间,左右都来得及。”   苏青珞垂眸
    张笑脸_ 6-11
  • 4
    细雨如烟,笼罩着整个长安城。   天色晦暗,烛台上燃着一支蜡烛,微风一吹,烛火摇曳,眼前的针脚便跟着歪了几分。   苏青珞不慎将针扎进食指尖,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。   几滴鲜红的血珠沁在手中未绣完的嫁衣上,恰好染红鸳鸯的翅膀。   嫁衣带血,十分不祥。   站在一侧的紫鸢立刻惊叫一声,拿来帕子捂住苏青珞伤口。   “姑娘,今日下雨,天色太暗,不如改日再绣。反正还有半年时间,左右都来得及。”   苏青珞垂眸
  • 4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苏芮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芮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  as1999303 6-10
  • 4
    苏芮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芮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  张笑脸_ 6-10
  • 4
    苏芮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芮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• 5
    宝珠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宝珠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  Beak_贤 6-10
  • 4
    沈颜,一位被养母以金铢购得的少女,其养母视她为未来能入豪门的佳丽。自她十四岁起,养母便不遗余力地为她寻觅身价不菲的买家,将她如同珍奇商品般展示于人前,然而,始终未有合适的买主出现。她的姐姐,似乎早已接受了这残酷的命运,甚至劝她顺应天命,认为以她那绝世的容颜,以身相许是最佳的选择。然而,沈颜心中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。 在夜深人静之时,当众人沉浸在梦乡之中,沈颜轻手轻脚地起床,更换她那被乳汁浸湿的
    as1999303 6-10
  • 0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宝珠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宝珠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• 4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宝珠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宝珠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个。
    as1999302 6-10
  • 4
    宋晚晚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宋晚晚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沈颜,一位被养母以金铢购得的少女,其养母视她为未来能入豪门的佳丽。自她十四岁起,养母便不遗余力地为她寻觅身价不菲的买家,将她如同珍奇商品般展示于人前,然而,始终未有合适的买主出现。她的姐姐,似乎早已接受了这残酷的命运,甚至劝她顺应天命,认为以她那绝世的容颜,以身相许是最佳的选择。然而,沈颜心中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。 在夜深人静之时,当众人沉浸在梦乡之中,沈颜轻手轻脚地起床,更换她那被乳汁浸湿的
  • 4
    沈颜,一位被养母以金铢购得的少女,其养母视她为未来能入豪门的佳丽。自她十四岁起,养母便不遗余力地为她寻觅身价不菲的买家,将她如同珍奇商品般展示于人前,然而,始终未有合适的买主出现。她的姐姐,似乎早已接受了这残酷的命运,甚至劝她顺应天命,认为以她那绝世的容颜,以身相许是最佳的选择。然而,沈颜心中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。 在夜深人静之时,当众人沉浸在梦乡之中,沈颜轻手轻脚地起床,更换她那被乳汁浸湿的
    as1999303 6-9
  • 3
    京城,天空阴霾的厉害,眼看着就要下雪。 大学陆续放寒假了。 黎嫚在站台等动车。她是京大大一学生,中文系。 一阵寒风,把纤细的她吹得有些趔趄不稳。 一旁等车的阿姨撇着嘴:“现在的年轻人,就顾着爱美减肥了,三四级的风都抗不住。” 黎嫚轻抿着唇:“阿姨,你别只顾着我,看看你帽子,要飞了。” 话音刚落,老阿姨头上的帽子突然被怪风吹跑,眼看着吹到了站台下的铁轨旁。 阿姨又急又气,狠狠剜了黎嫚几眼:“小姑娘嘴真毒。”
    as1999302 6-9
  • 3
    京城,天空阴霾的厉害,眼看着就要下雪。 大学陆续放寒假了。 黎嫚在站台等动车。她是京大大一学生,中文系。 一阵寒风,把纤细的她吹得有些趔趄不稳。 一旁等车的阿姨撇着嘴:“现在的年轻人,就顾着爱美减肥了,三四级的风都抗不住。” 黎嫚轻抿着唇:“阿姨,你别只顾着我,看看你帽子,要飞了。” 话音刚落,老阿姨头上的帽子突然被怪风吹跑,眼看着吹到了站台下的铁轨旁。 阿姨又急又气,狠狠剜了黎嫚几眼:“小姑娘嘴真毒。”
  • 4
    宋晚晚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宋晚晚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《郁嫫贺臣弋/郁樆贺止舟》郁嫫贺臣弋/郁樆贺止舟小说阅读TXT《郁嫫贺臣弋/郁樆贺止舟》郁嫫贺臣弋/郁樆贺止舟小说阅读TXT贺辞之和人打架了。郁樆接到派出所电话时,已经晚上十一点。宿舍楼有门禁,郁樆要出去时,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,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:“现在的大学生啊,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……”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,但她也没心思解释,快步出去,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,去了派出所。保释贺辞之需要办手续,
    as1999302 6-9
  • 4
    “二爷……”“你动静小些,她还在旁边呢……”“怕什么,爷给她喂了迷药,地动山摇她都醒不来……”随后果真一阵地动山摇。那天雷勾地火的声音,生生把许清宜给摇醒了。作为一个三十五岁的职业酒店经理,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但是一睁眼,发现自已身穿红嫁衣倒在地上,而不远处古香古色的榻上,正在如火如荼地上演真人秀。她震惊!这是什么情况,穿到古装小电影里了吗?那这两个演员的身材还挺好!“等等,二爷……小心孩子……
  • 4
    宋晚晚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宋晚晚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宋晚晚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宋晚晚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  as1999303 6-8
  • 4
    宋晚晚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宋晚晚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宋晚晚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宋晚晚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  • 4
      苏璎是养母花钱买来的,她说这张脸一看就适合卖去,等到年纪就让她去做小太太。   十四岁开始,养母不断的寻找有钱男人,价高者得,她像货物一样被相看,不知道会落入谁的手里。   姐姐让她认命,长着一副狐媚样,去卖才是最好的出路。   但她不知道,苏璎其实有个更适合卖的身体!   午夜,她们都在睡梦中,而她要悄悄的爬起来换湿透的束胸。   养母想把她卖个最高价,等来等去,却等来了下乡通知,两个孩子必须走一

  • 发贴红色标题
  • 显示红名
  • 签到六倍经验
更多定制特权

吧主申请名人堂,解锁更多会员特权

  • 本吧专属印记
  • 定制名片背景
  • 名人自动顶贴
  • 定制头像边框
收起特权

赠送补签卡1张,获得[经验书购买权]

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

下载贴吧APP
看高清直播、视频!

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>>